新闻资讯

【资讯】从促发展到控风险 政策转变对互金意味着什么

  互联网金融在国内已经有十余年的发展历程,而从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开始,互联网金融才正式引发业界与社会广泛关注。在这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金融可谓野蛮生长,交易规模迅速做大,模式逐渐成型,而诈骗、跑路、破产等问题也是如影随形。

  管理层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态度,也经历了从早期的观察期、到促进其发展、再到如今的警惕其风险几个比较大的阶段。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互联网金融行业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互金的措辞正在发生变化

  3月5日上午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

  政府工作报告再一次提及互联网金融,不过这次对于互联网金融的评价偏负面,表示要高度警惕互联网金融的风险。这可谓是比较大的转折。回首一下往年的表述:

  2014年春天, 互联网金融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金融改革部分提到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密切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2015年,互联网金融再度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且多次被提及。在2014年工作回顾中,报告指出“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在2015年工作部署中指出,要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在金融改革的部分还提到“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市场主体都能分享金融服务的雨露甘霖。”

  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是:“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扎紧制度笼子,整顿规范金融秩序,严厉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和证券期货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这一年的态度开始偏审慎。

  到了2017年,关注点已经是警惕互联网金融风险。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到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再到今年的警惕互联网金融风险,措辞悄然生变,从发掘互联网金融的正能量,转变为关注、限制互联网金融的负能量。这与中央一号文件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措辞转变非常相似。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提互联网金融,指出要“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2017年的一号文件则没有提及互联网金融,而是指出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互金措辞的变迁,背后是互金行业这几年的巨大变化:

  一方面,互金正在变成一个大产业,影响力越来越大。与几年前相比,互金已经是交易规模大、覆盖用户广的行业门类,移动支付已经深入到生活的各个角落,在大城市里正在慢慢取代现金交易;网贷年交易规模已经达到两万亿左右;网络理财成为一种比较普遍的投资行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提供的分期和信用贷款来支持自己的消费行为。互金在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意味着如果有负面作用,其负面影响也会比较大,必须对互金的负面作用加强防范。

  另一方面,行业里一些机构的行为确实在形成风险源,威胁金融稳定与社会稳定。网贷平台的诈骗与跑路,支付行业里的跑路与洗钱风险,消费金融领域的校园裸条借贷,现金贷的高额利率,理财平台将高风险金融资产包装后推荐给普通用户,都在不同程度上累积金融风险,甚至影响社会稳定。出现这些问题,监管层对于互金从鼓励到警惕,也就非常必要了。如果任由互金野蛮生长,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都是不小的。

  真正问题是互金有脱离普惠金融定位的倾向

  互金行业的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发生这些变化,总结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可以发现,互金行业正在陷入一种迷茫式发展的窘境。交易规模飞速壮大,似乎预示着行业还在发展期,然而从校园贷衍生的各类问题,到房产众筹被限制,到白拿产品的下线,到现金贷的高利率与高坏账率,再到互金与金交所的合作,一系列事件反映的现实是,互联网金融平台可以对接的优质资产越来越少,但行业还要发展,还要继续做大,于是想尽一切办法扩大资产端项目来源,不顾政策、市场风险以及人性的弱点,将一些不适宜的资产也发展为资产来源(通过技术手段筛选被传统风控模式错杀的群体的行为不在此列),另外,不顾投资者风险适应性而向其推荐高风险资产,并为此设置一些复杂的交易结构,在信息披露上往往语焉不详,期望交易规模可以越做越大,于是行业的一些行为正在一步步脱离普惠金融的范畴。

  管理层希望互金做普惠金融,普惠金融并非是为一切传统金融不能覆盖的人群提供任何形式的金融服务,而是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如今互金行业的一些行为已经不是普惠金融,而是在向不适宜借贷的群体提供贷款,向风险承受力低的普通投资者提供经过包装的高风险资产,不再是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管理层加强监管,也就不难理解。

  监管层对于互金态度的变与不变

  当然,以上问题不是互联网金融的全部,而是新出现的一些不良的苗头。这些年互联网金融在小微企业融资、支付便捷化等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也是不容抹杀的。否则管理层也不会认可二维码支付,不会专门出台针对网贷的管理办法。政策的出发点应该还是鼓励积极作用,限制消极作用。

  实际上就全球来说,这几年来我国对于互联网金融或者科技金融的创新的包容性是很强的,甚至是全球其他国家不能比的。回到如今政府工作报告对于互联网金融措辞的变化,监管层并非要将互联网金融一棒子打死,而是希望遏制互金领域发展的一些乱象,让互联网金融行业真正稳健发展,为实体经济服务,不能影响金融稳定与社会稳定。政府对于行业的关注点在发生变化,但借助互金发展普惠金融的方向应该不会改变。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而言,需要更加明确自己的普惠金融定位,在业务上有所为有所不为,为扩大规模而不顾风险的行为需要摒弃,平台应先合规再谈发展。


  文章来源:虎嗅网